当前位置: 主页 > 小说 > 内容

亲身经历《红岩》的他走了请记住小说背后的真实故事

时间:2017-06-03 05:23  来源:未知    作者:admin  点击:

  杨益言早年参加,1948年,他在重庆意外,于重庆渣滓洞,并在狱中结识了罗广斌。1961年,他与罗广斌根据狱中的亲身经历,共同创作了《红岩》一书。

  出版50多年来,重印113次的《红岩》几乎家喻户晓,然而,《红岩》背后的线年年末的“ 《红岩》档案解密展 ”才为人所知。

  展览上最引人注目的是首次全文公开的一份2万多字的秘密报告,它的作者就是《红岩》小说的作者之一罗广斌。重庆党组织收到这份报告的时间是1949年12月25日,那时距离罗广斌等34人从渣滓洞、白公馆中,不到一个月。

  这个《红岩》故事的“原型版本”,记录着重庆地下党遭受大和狱中斗争的真实历史。透过报告的字里行间,《红岩》人物许云峰、江雪琴、成岗、甫志高的原型一个个从历史上生动地浮现出来。他们告诉后人的,又是一部怎样的“红岩”?

  他拿起听筒,“嗯”了两声,接着就吼叫起来。“总裁手令,限你们三天之内,立即找到《挺进报》的巢穴否则,提着狗头来见我。”(引自《红岩》)

  在真实的历史中,这怒气冲天、咆哮如雷的人名叫徐远举,与小说中人物徐鹏飞的一样,是西南长官第二处处长。二处其实就是组织在西南的领导机关。罗广斌在报告的一开头就说:“《挺进报》引起了以伪西南长官第二处为首的机关的注意。”

  1948年3月初,重庆行辕主任朱绍良的办公桌上出现一封“亲启”信,里面竟然掉出一封对军政人员的信,还有一份地下党委主办的《挺进报》。的地下宣传材料,竟然出现在地方大员的案头!朱绍良又惊又怒,一个电话把负责西南组织的徐远举召去臭骂了一顿。

  据徐远举后来交代:“一进门就熊了我一顿,朱对人外柔内刚,一向不大熊人。我挨了熊,自知祸事来临。果然,他交给一封信。这是一封信,内中还夹有一份《挺进报》。”

  朱绍良怒气冲冲:“现在还未到时候,就搞到我头上来了。在重庆这样还了得!这个火种非扑灭不可,你务必破案。”当即就给徐远举写了个指令,限期破案。

  地下党委在1947年秋天成立时有4位委员。刘国定,对外人自称姓“黄”,因为个头儿不到一米六,熟人都叫他“刘矮子”,公开身份是一家牛奶厂的会计主任。副冉益智,兼任组织部长,在4人中年龄最大。委员许建业,配合刘国定搞工运工作,在志成实业公司当会计掩护身份。另一位委员李维嘉,兼任宣传部长,直接领导《挺进报》,也是4位委员中今天唯一的健在者。

  李维嘉现住在成都,离休前是四川省政协副。2006年12月22日,记者来到他的家中,这位88岁的老人依然矍铄,回忆起57年前的往事,思维清晰。

  《挺进报》诞生于1947年。那年年初,在重庆悍然封闭了公开的四川省委机关和《新华日报》,人员回延安。原以为这下万事大吉,没想到却冒出个《挺进报》,在自己眼皮子底下“红色”新闻。

  小说中,《挺进报》由成岗连刻带印、一人忙活。但据李维嘉回忆,《挺进报》的工作人员其实有三个。“蒋一苇做编辑,还刻写蜡纸,陈然管油印。印好后交给刘镕铸,刘镕铸还负责经费和纸张。”

  “1948年2月,我接到上级川东临委的:对敌开展战,把《挺进报》寄给敌人。”当时,解放战争已进入第三年,解放军打退了老蒋百万军队的进攻,转入了战略,向外线作战。李维嘉记得,从第十五期(一说第十六期编者注)开始,《挺进报》放弃了“对内发行,注意保密”的方针。

  刘镕铸等人四处收集各种机关、公司、商号的信封,专给邮寄和递送《挺进报》。不仅是朱绍良,当时市长杨森以及众多官员都收到了。

  “但现在看起来,当时对敌的策略是过于冒进了。”老人话锋一转,语气低沉。

  1948年4月初,就找到了《挺进报》的突破口,时距朱绍良的雷霆,仅仅一个月。由《挺进报》被敌人侦破开始,最终导致133人、重庆地下党全线,甚至到整个四川的我地下组织。比起《红岩》小说,真实的历史更加曲折震撼。

  《红岩》故事的开头,狡猾的黎纪纲和郑克昌了沙坪书店店员陈松林,从而抓住甫志高。事实是,1948年初,在重庆的民生上,的确有家进步书店。书店店员也是个年仅18岁的地下,名叫陈。

  保密局重庆站李克昌注意到陈,是因为有人说陈藏有《挺进报》。李克昌便派了一个叫曾纪纲的以失业青年的身份接近陈。曾纪纲很善于伪装进步,他跟陈彻夜交谈,谈、谈人生、谈志向终于骗取了陈的信任。

  陈等人遭的细节,有不同的说法。一说是,陈要求上级“老顾”亲自考察曾纪纲,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自然也“通知”了;一说是曾纪纲在书店见到过“老顾”,通过钉梢发现了他的居住地。

  “那时《挺进报》案才开头,很重。”罗广斌后来在给党组织的报告中这样写道。之下,年轻的陈不屈,而他的上级“老顾”却了!“老顾”承认自己是重庆城区支部的,本名任达哉。

  根据徐远举在解放后的交代:“任达哉不堪,交出了他的领导杨清,说杨清经常约他在保安局对面某茶馆见面。我即派二处渝组组长季缕,押任达哉去保安约定地点寻找,转了两天的马,于一个星期天的上午,在保安局对面某茶馆将杨清。”

  许云峰猛然见到甫志高守在门外,领着两个陌生人正要挤进茶园。他知道情况不好,便两手按住桌沿,低声地神色不变地说:“老李,马上通知转移,甫志高了。”(引自《红岩》)

  “杨清”其实就是地下党委委员许建业,《红岩》中许云峰的原型之一。任达哉因为是当时第一个的员,所以成了《红岩》中甫志高的第一原型。

  李维嘉自始至终也没见过许建业。“刘国定、冉益智和我,我们三个是市委常委,隔段时间开次会,彼此的真实身份、真实住址都清楚。但许建业不参加我们的会。我只知道还有个市委委员叫老许,协助刘国定搞工运工作。”虽是在地下战线并肩作战的同志,但这就是李维嘉对许建业的全部印象。

  反倒是徐远举回忆起的细节更多些:“他身体强壮,气宇轩昂。我问他的姓名、年龄、籍贯、住址,他一字不答。经用各种,几上几放,只说他叫杨清,邻水人,住在过街楼某旅馆。”跑到过街楼调查,那家旅馆根本不存在。

  许建业的公开身份是志成公司会计,他其实就住在志成公司的宿舍。由于老许后一口咬定叫“杨清”,住在某旅馆,敌人事实上尚未掌握他的真实身份和住处。但老许本人却万分焦虑,因为他的宿舍床下,还藏着十几位工人申请写的自传,这些东西若是落入之手可就麻烦了!

  怎么办?这时,一个名叫陈远德的出现在门口。从陈远德的口中,许建业得知他曾给狱中往外捎过信。老许情急之下,便托陈远德送封信给志成公司的地下刘,信中嘱咐刘毁掉床下的文件。

  不幸的是,信落到了徐远举的手上。徐远举派人包围了志成公司,严密。不仅找出了陈丹墀、余祖胜等18位工人的自传,还弄清了“杨清”的真名叫许建业。

  许建业眼见一位位同志被,强烈的与内疚使他在狱中三次触壁未遂。在以后的中,无论敌人怎么、冷嘲热讽,许建业始终不再开口讲一个字,只以沉默回应敌人,直到3个多月后被敌人。

  志成公司出事的第二天,一名身材矮小的男子走进公司,刚进大门就被扣住。一,搜出个证件,证明此人姓刘,是南岸牛奶厂的会计主任。但是,在向志成公司职员求证时,有人却说,这个“矮个子”姓黄,经常来公司,还有个“胖子”也一起来。

  证件上姓“刘”,别人说姓“黄”,这个问题实在不好解释。“矮个子”便承认了自己确实姓刘,是许建业发展的候补,刚刚两个月,并写了“”。敌人信以,以为是个物,对他并不重视,当晚将他了渣滓洞。

  为了脱险,刘国定“供认”说,自己只是个“交通”,帮许建业送过一封信到南岸钱庄,交给李和余天,别的活动都没参加过。李是个1947年的年轻,曾被组织派往梁(山)大(竹)达(县)地区发动武装起义。起义失败后,他和几位起义一起躲在钱庄自己的家中隐蔽。此前,刘国定曾写信通知李余两人转移,他估计敌人可能抓不到人。

  4月9日,徐远举亲自,稍一,李便招架不住,供出、邓照明等30多名参加“梁大达”地区武装起义的人员。李顺便又提及了一个积极,叫余永安。

  根据李的口供,徐远举了余永安。余永安确确实实是个党外群众,徐远举从他口中只出一个叫“老张”的人。至于“老张”的真实身份和在的职务,余永安确实不知道。但余永安说,在“老张”那儿见过《挺进报》,还说“老张”要在4月15日或者16日找他取钱。这个“老张”究竟是谁呢?徐远举很好奇。

  就在徐远举李的当天,李维嘉从平时上班的南岸李家沱中国毛纺厂过江进了城。刘国定、李的事情,他一点儿不知道。

  进了城,李维嘉先跑去医院看刘国定的爱人,她正在医院里生小孩。“她很焦急,说老刘可能出事了,几天没来了。我就赶紧跑到市委的秘密联络站汉利药房。那里的人告诉我,刘国定出事了,老萧约我在心心咖啡馆见面。”

  李维嘉提到的老萧,正是当时委的上级川东临委的秘书长萧泽宽。老萧因为身体比较胖,周围的人管他叫“胖子”。

  两人在咖啡馆里见了面,商量该怎么办,有关人员要不要撤退。由于刘国定原因不明,老萧分析认为,刘国定很可能在敌人眼里只是有嫌疑,可以顶住,还可以设法营救。所以两人并没有确定疏散一切可能波及的人。

  老萧的分析本来很准确,只是事态的发展,谁也无法预知。“如果当时决定疏散人员,就不会出现那么多人。”50多年后,耄耋之年的李维嘉回忆起这一段往事,突然沉默了。他静静地坐在沙发上,长久地不发一言,双手交叠放在腿上,只有手指的微微颤动,仿佛在偷偷泄露着老人此刻内心的不平静与。

  心心咖啡馆接头之后,4月10日,李维嘉与萧泽宽赶到中央电工器材厂,找在那里上班的委副冉益智商量对策。冉益智40岁上下,瘦高个儿,戴着个近视镜,很像位读书人。他神色紧张地将他们拉到一边说:“厂里不安全,不能在这里开会。”碰头会只好推了一天改在别处,结果到了时间冉益智没来,预定的会议又没开成。

  “老萧说,他没来,就让他到北碚去。当时约定,北碚的会我们三个人都必须到,除非是了。”李维嘉回忆。

  其实冉益智是到了北碚的。那天上午9时许,冉益智从北碚街头的一家小饭馆走出来,走过北碚公共体育场,在文声书店转弯处,碰上了一个熟人自己联络过的党外积极余永安。

  余永安被押着,当天已经在北碚街头转悠了好久。他一看见冉益智,马上点头向们示意,们一拥而上。原来,冉益智就是余永安供出、徐远举想抓的“老张”。

  徐远举对自己“即抓即放”的策略很满意:他大胆地恢复了余永安的“”,同时派人、电话,果然得知“老张”要去北碚。

  冉益智被连推带搡地弄进附近一家旅馆。给他几个嘴巴子。冉益智刚想喊叫,伸手拉过被子,往他头上一捂。冉益智顶不住了,承认了自己的真实身份。当时连都不敢相信,他们居然了地下党委分管组织的副。

  徐远举,重新刘国定。刘国定这个有着10年党龄、被上级领导器重的市委彻底了。从他的口中,徐远举知道了川东临委的整个领导班子,还知道了出版《挺进报》的地下。至此,整个重庆地下党组织完全在敌人的面前。

  三位市委常委中的两位了,最的自然是李维嘉。徐远举高度重视,出动了300多名,守候在个个码头、口子,一定要将李维嘉生擒活捉。

  “因为没和冉益智接,我第二天回家时就很了。”李维嘉住在临江门外的华一村,平常回家走的,他这次没走。本该坐到终点站七星岗,但李维嘉在上清寺就跳下公共汽车,沿着江边往华一村溜达。他的步速不快,时不时地前后左右看一看。远远的,能看见自己家了,李维嘉停下脚步,仔细张望。情况不对!他看见家里好像有几个陌生人。这时,平常帮李家带孩子的小姑娘站在门口,也发现了李维嘉。小姑娘偷偷朝他摆了摆手。李维嘉明白,找上门来了。他马上转身离开。

  这个时候李维嘉才晓得了事态的严重性。“认识我家的只有刘国定和冉益智。来家里抓我,肯定是他们两人中有人了。”

  “我下面的组织关系,都是我当委员时他们交给我的。都跑到我家里来了,估计其他人也是凶多吉少。陈然他们怎么样,没有,也不知道。”李维嘉抱着一线希望,赶紧写了两封信寄出去。

  两封信中有一封是写给《挺进报》陈然的。信上说,近日江水暴涨,闻君欲买舟东下,祝一顺风。“署名没敢写自己,我写的是彭云,就是江姐和老彭的儿子,陈然也知道彭云。一看就应该知道是同志在向他。”李维嘉后来得知,那封信陈然收到了,但却没有及时转移,被抓住。

  “最后一次见陈然是在4月12日,白象街茶馆,我给他带了一笔经费,还告诉他出事了,有同志,让他赶印几期《挺进报》出来,好让敌人觉得《挺进报》还在出版,他们抓住的人与《挺进报》无关。这样就可以减轻同志的嫌疑。他完全是可以走的,只是太地想完成党组织交代的工作了。”

  1948年4月18日,北碚区特支胡友猷和为《挺进报》提供新闻的支部委员张永昌;

  27日,北区工委委员王朴;28日,支部委员成善谋

  1948年6月初,冉益智再次“开口”。6月11日,带着了川东临委副、“七大”代表涂孝文。小说阅读网与《故事家》达成战略协议 实现跨界合作,随后,涂孝文。根据他和冉益智的口供,万县县委雷震、万县县委副李青林、负责川东临委和下川东联络的江竹筠、下川东地工委委员唐虚谷等二三十位地下。

  那段时间里,刘国定正在南京接受军统毛人凤的和嘉。因为他一口气了中央上海局委员钱瑛,上川东地工委委员骆安靖,重庆的干部李玉佃、王丕钦,秀山的干部罗广斌等多人。

  大从1948年4月一直持续到9月。年底,风波再起,刘、冉又联合了成都川康特委的领导人,致使川康特委蒲华辅。蒲华辅在下又了齐亮等人。

  据统计,因敌人围剿《挺进报》而的共133人,其中县级以上干部40人。除上海、南京8人外,被的53人,下落不明(大半)35人,营救和突围脱险25人,自首变节后仍被敌人枪杀的4人,投敌当了的8人。

  的者大多被了渣滓洞和白公馆两座军统。在那里发生的故事,若干年后被写成小说,了国。

  西北有座山。它翠霭浓浓,遇风雨则万籁齐鸣,丛林清响,古人会意,称之为歌乐山。记者踏上这里的山时正值隆冬,但歌乐山苍翠依然,只是片片秋黄铺陈其间。山上有种树,数量不多,偶尔能望见几棵,常年工作在此的人也叫不出它的名字。虽是冬天,它却开着花,红艳艳的,耀灼着记者的眼睛。那多像者一片“为了免除下一代的,我们愿把这牢底坐穿!”

  中的斗争是《红岩》中着墨最多的部分,扣弦又荡气回肠。从档案材料上、亲历者和研究者的口中,记者了解到一些狱中斗争的真实历史。它们仿佛是小说故事的影子,让人觉得熟悉又陌生。

  渣滓洞位于歌乐山山脚处,三面环山,一面临沟,地理很是隐蔽。铁门索性修在了十几级台阶之下,墙头缠绕的电网、院内矗立的岗楼,只有走下台阶时才看得见。

  渣滓洞原是一家小煤窑,因出产的煤少渣多而得名。1947年12月,它成为重庆行辕第二所,关押员和进步人士,1949年11月27日被大火。如今的渣滓洞,其实是上世纪60年代依原样复建的。

  架着电网的高墙上,写着端正的楷体大字:青春一去不复返,细细想想认明此时与此地,切莫

  又一处高墙上,一笔不苟地用隶书体写着黑森森的字:迷津,;,毋怨毋尤!(引自《红岩》)

  渣滓洞内院院墙上,如今依然是这几行,与小说中提及的一字不差。正对着一栋二层楼房和几间平房,栅栏式的签子门起18间。透过这样的签子门,三四百位曾经关押在此的者,只能看到手掌般大的一块坝、箩筛般大的一块天,再有就是电网高墙和墙上的。

  1948年秋末,一个浓眉大眼、身着学生服的小个子年轻人,平生第一次见到了这几行。他就是后来成为《红岩》作者之一的罗广斌。

  罗广斌那年24岁,年初时刚刚,也是被地下党委刘国定而。但从罗广斌第一天起,大家就用怀疑、的目光盯着他,还把他安排在屋角靠近马桶的地方住。原因是罗广斌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叫罗广文。

  罗广文当时是第十五兵团司令,在四川境内手握重兵,就连西南地区军统徐远举也不得不惧他三分。据说,罗广斌前,徐远举曾找罗广文“商量”:有人供出你弟弟是。罗广文也怕落个“袒护”的,便说:“我这个弟弟从小不服,你把他抓去教训一下吧,但一定要保住他的命。”们就按照罗广文提供的家庭地址,在成都了罗广斌。

  但在解放后交给党组织的秘密报告中,罗广斌记录下的很多东西,显然是来自难友们之间推心置腹的谈话。他后来是如何得到大家信任的?这得从罗广斌在狱中的表现说起。

  罗广斌时刚半年,情绪难免紧张。“刚进牢,只有一个感觉,就是度日如年完了,在大脑的一片混乱中,只还记得老马(马识途)的一句话:不管直接、间接、影响别人,都算犯为!我当时并没有为了人民事业,自己的绝对明确的意志,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不影响任何朋友。”罗广斌后来在一份自传中回忆道。

  凭着这股子义气劲儿,罗广斌在中态度强硬,毫不。无奈,带着地下党委副冉益智来跟罗广斌对质。罗广斌并不认识来人。冉益智却不着急,慢慢背出一段话:为了家庭对自己婚姻的和,1944年离开家庭到昆明找到马识途在西南联大学习读书,在马识途的帮助教育下,参加到“民青社”、“六一社”和抗暴活动

  这不是自己申请时所写的自传吗!罗广斌这才相信了,眼前这个人真的就是地下党里主管组织工作的上级领导。这样的人竟然也了,或许就是他了自己!罗广斌又是又是丧气。他不愿再看见冉益智的,便朝喊了一句:送我回去!一进内院,罗广斌就大喊:冉益智了。徐远举得知此事大为光火,给罗广斌戴上一副,40斤重。

  除了罗广斌的英勇表现,他能取得大家的信任,还离不开一位关键人物在其中所起的作用。曾与罗广斌一同关在渣滓洞的傅伯雍向记者回忆起当时情形。傅老现住垫江县,今年87岁。老人的耳朵不大好使,即使戴上助听器,记者提出的问题,也需要老伴儿在耳边重新嚷嚷一回。但他的记性并不差:“我起初听说,罗广斌就是罗广文的亲弟弟。罗广文那会儿是剿匪,武装起义时,杀了我们很多员。”所以一开始,傅伯雍和其他难友一样,对初来乍到的罗广斌并不信任。

  傅伯雍提到的江姐,正是《红岩》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江雪琴,现实中的江竹筠。她是罗广斌的介绍人之一,对罗广斌脱离家庭、投身的经历很了解。她的,比罗广斌早三个月。

  “江姐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,在耳边想起。江姐一转眼,便瞥见一个瘦长的人影,闯进门来。啊,这人是甫志高。“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?”“老许亲口告诉我的呀!”(引自《红岩》)

  现实中江竹筠的经过是这样的:当时,她在万县地方法院会计室当职员,化名江志伟。5个月前,她的丈夫、川东临委委员兼下川东地工委副彭咏梧在组织武装起义时壮烈。地下党组织本想将她调回重庆工作,江竹筠了。她继续留在老彭战斗过的地方,担任川东临委和下川东地区地下党组织的联络员。

  1948年6月14日早晨,江竹筠走在万县地方法院街的石梯上。下了石梯,刚走到马边Valve推Steam 360° 视频播放器Beta版本江竹筠忽然听到有人喊她。回头一看,原来是冉益智。在重庆时彭咏梧因工作需要,与冉益智有过联系,江竹筠知道来人是地下党委的副。

  冉益智支支吾吾地说:“三哥就是老王他要我来”三哥和老王指的都是川东临委王璞。江竹筠更觉不对,按照地下工作纪律,公开场合不能这样提及领导人的真实姓名的。江竹筠不再理睬冉益智,一扭头,绕过冉益智,径直朝前走。

  冉益智急了,直接跑上前来,双臂一张,拦住江竹筠的去。“你想干什么!”江竹筠地伸出手,想推开冉益智。但两名已经冲了过来,抓住了她。

  其实,向提供江竹筠住址的倒不是冉益智,而是也已的川东临委副兼下川东地工委涂孝文。

  江竹筠被从万县坐船押回重庆后,了渣滓洞。在那段时间里,刘国定、冉益智、涂孝文等地下党高层领导人相继,重庆及整个四川地区的地下组织遭到大规模,不断有地下。

  “的氛围很压抑。眼见着几乎每天都有人被来,大家的思想很不稳,浮动。”重庆“红岩历史博物馆”编研室主任刘和平研究《红岩》史实多年,道出小说中不曾提及的狱中另一面。

  江竹筠刚时,难友们都叫她“竹筠”,没人称呼她“江姐”。当江竹筠时,大家很关注,也很不放心。作为重庆与下川东地区的联络员,江竹筠掌握着许多们日思夜想的线索。大家不知道这位身材瘦小、身高只有1.45米左右的女同志能不能顶住敌人的,会不会像刘、冉等人那样。

  那天,一早就把江竹筠拉到室里。这个室就在渣滓洞外院,如今不准参观者进入,但每一个来此的人都会透过的窗子向里张望上半天。里面光线很暗,靠墙的木架上挂着一溜大大小小的铁镣,一张木桌上摆着、狼牙棒、竹筷子即便允许人们进入,那样的一间房也足以让人望而却步。

  用编成一排的竹筷子夹她的手指,想撬开她的嘴。江竹筠疼得晕过去3次。敌人很,为了避免她再次昏死,他们一点点加劲,很疼但又不会疼晕过去。

  直到傍晚时分,才把江竹筠架回。难友们纷纷隔着签子门向外张望。江竹筠的十指血肉模糊,明明白白地显示出她的不屈。当时,也不知道是谁,情不自禁地喊出一声:“江姐!”从那以后,难友们改口喊“江姐”,对她充满。

  后来,罗广斌在给党组织的报告中写道:“江竹筠晕死三次,杨虞裳失明月余,李青林腿折残废,是每个的同志所共同景仰的。江竹筠曾说过:、,是太小的!在同志们当中起了很大的教育作用。”渣滓洞里的斗争士气也陡然一振。

  元旦那天早上,天还未亮,女室一带头,每一间同时响应,像一阵闪电,爆发了洪亮的歌声。人们纵情高歌,唱完一支又一支。 新年大联欢开始了。 (引自《红岩》)

  对于小说中浓墨重彩描写的那场狱中“元旦大联欢”,因为事隔多年,在一些细节问题上,各种回忆材料有不少出入。但“元旦大联欢”确实发生过,而且是发生在己丑年(1949年)的大年初一,这一点,大家没有。

  1948年底到1949年1月,辽沈、淮海、平津三大战役相继结束,主力部队全线溃败,两种命运的决战胜负已分。1949年1月21日,蒋介石宣布“下野”,南京由李仁代理总统,同意提出的条件为和谈基础。

  “那个大联欢,我是参加了的。”多年以后,傅伯雍还记得,早晨大合唱是楼一室带的头。但也有回忆材料上说,是女牢等不及先唱起来的。 反正唱完歌就是大联欢。

  “罗广斌站出来,说要给大家跳个踢踏舞。”傅伯雍说。那之前,罗广斌刚刚被敌人又加上一副重,是给新渣滓洞的员齐亮传小纸条。“他那哪儿是跳舞啊,其实80斤的镣在脚上也跳不起来。”老人说话的语气仿佛是在嗔怪一个自己厚爱的晚辈。87岁的傅伯雍似乎完全忘记了,自己那时也是个热血沸腾的青年人。“他得用手把提起来,两只脚在地上前后摩擦,把拖来拖去,哗哗啦啦地响,这就是他的踢踏舞了。”

  她们披着漂亮的舞蹈服装,绣花被面暂时变成了舞衣,闪着大红大绿的丝光,十分优美好看。 一边扭着秧歌,女同志们又齐声唱起歌来。 (引自《红岩》)

  无论是在小说中,还是现实中,女牢战友们表演的秧歌都是大联欢的。罗广斌在交给党组织的秘密报告中,也没忘记下这一笔:“最后女室杨汉秀利用她的社会关系,正式要求所方准许女室表演,所方同意了,结果竟是一场化装的秧歌,弄得所方哭笑不得。”

  杨汉秀把鲜红的被面往下一扯,腰间一扎,头一个冲上坝,扭起秧歌,边扭还边唱:猪呀,羊呀,送到哪里去?送给那英勇的解放军。

  几个干瞪眼也没敢拦着,杨汉秀的特殊身份成了敌人的忌惮。她其实是当时市长杨森的亲侄女,因为暗中购买武器、支持地下党武装起义,在1948年8月。

  就是这位有名的杨大小姐,出嫁时抬盒摆了半条街,她却毁家纾难投身,改名换姓叫“吴铭”。抗战胜利后,她接受党组织的秘密任务,从延安回到重庆。党交给她的任务是:若和平协定得以维持,就做上层工作;若形势逆转,就策动反蒋武装斗争。

  那次秧歌舞之后,杨汉秀被杨森的一个小妾,接出渣滓洞。但她“屡教不改”,指着鼻子大骂杨森成性。“大伯父”,又把杨汉秀抓了起来,秘密关押。

  此后的20多年里,人们一直以为她在了渣滓洞。直到1975年夏天,有人反映,解放前在金刚坡发现过一具女尸,尸体上还带着手铐。有关部门组织挖掘,经过鉴定是杨汉秀的遗体。1949年9月23日,她被用一根草绳勒死,草草浅埋于金刚坡,被当地农民发现后埋葬。26年后,忠骨犹存。

  没有任何工具,人们就用指尖去掏挖泥石,地但是一心一意地扩大着水坑。使他难以忘怀的是,一个断了一条腿的女战友,边挖,还低声唱着一首歌。

  果然,正像他昨夜想象的那样,山泉已浸满了土坑。一池清水,映着碧天,闪动微微的涟漪。(引自《红岩》)

  “每天就发一钵水,”傅伯雍用手比划着一个饭盆大小的容器。“一个二三十人哪够啊,女同志生活就更困难了。”那是1949年的夏天,两个多月里,重庆没有下雨。

  有天,难友们有了惊喜发现。“外墙墙脚有个缝缝,大概就在楼一室和楼二室之间。(墙缝)被水浸湿了,周围的地上也有湿湿的水印。陶敬之就说,咱们来挖个小坑坑,把水挖出来。”陶敬之是位1938年的老,被涂孝文了渣滓洞,时是湖北宜昌特支。

  “开始时候,大家的确是用手抠,水越聚越多,但大家的手也破了、肿了。后来我们就想做个挖水的工具。”傅伯雍记得,想来想去,大家想到了做床板的楠竹片。里正好有位难友刚收到家人送的罐头。“我们就抽出个竹片片,拿罐头铁皮把它一点点削尖。”

  陶敬之有点急脾气,一心想早点把水挖出来。一轮到他,他马上端起盆子,扔两件衣服进去,走出门。“我要洗衣服,得找楼下的傅伯雍借肥皂。”他朝“解释”了一句。一点头,他噔噔噔地跑到傅伯雍的门口要竹签儿。

  “把他们拉出去!”傅伯雍和陶敬之被拽到坝上,收风了也不准回去。“多大的太阳啊,我穿的衣服全湿了。猫头鹰还拿个木头片片,叫我们伸出手来。我们才不伸呢,他就照着我们乱打一气。”傅伯雍说。“打人啦!”“不准打人!”这时,楼上、楼下,每间都传出吼声。一时被吓住,只得住手,但不肯放两人回。

  渣滓洞里有个,姓刘,很同情被关押的者。有难友就偷偷托他想想办法。刘跑去给“猫头鹰”和“狗熊”一人送了三支烟,又说,这两人是病号,再晒下去出人命怎么办。这才同意放人。

  “跟小说写的不一样,饮水坑最终没挖成。”傅伯雍说。但从“饮水斗争”之后,同意增加供水。每天早上时,点名,一间出两人,到外的小河沟里去挑水,大家的饮水问题就是这么解决的。

  “线儿长长针儿密,含着热泪绣红旗,热泪随着针线走,绣出一片春消息。”1964年,一曲《绣红旗》唱遍。

  叫它“五星红旗”有些牵强:一颗大黄星居中,四颗略小些的黄星分列四角这和真正的五星红旗实在对不上号。但是,除了“五星红旗”,任何人想不出更好的名字来称呼它。

  狱中联欢会上的“踢踏舞”之后,们被罗广斌气得没法子。再加副?没用的。他们干脆“打发”罗广斌“上大学”了。按照罗广斌在报告中的说法,警备部、二处等地是“小学”,渣滓洞是“中学”,白公馆则是“大学”(一说,渣滓洞、白公馆是中学,贵州息烽是大学编者注)。白公馆所的,都是重犯。

  就在罗广斌被转押到白公馆8个月之后,1949年的10月1日,在向全世界宣布,中华人民国成立了。

  10月7日,五星红旗在广场升起7天后,白公馆的难友们听到了消息。在的下,他们激动地欢呼,但是只能用耳语般的音量;他们激动地拥抱,但下一个动作只能借势在地上连连打滚。

  “老罗就扯下他的红花被面,那时我们还不知五星图案是如何排列的,大家就悄悄议论,认为应放在旗中央,形成圆圈。”

  这是从白公馆脱险的毛晓初的一段回忆。他曾与罗广斌一起关在平二室,又一起脱险,后来当过云南省地质科学研究所党委副。

  说是绣,罗广斌他们既没剪刀,也没有针线。他们是用一把铁片磨成的“小刻刀”,将的草纸刻成五颗五角星。没有浆糊,就用剩饭粒把星星粘到了红绸被面上。

  五星红旗做好了,虽然制作粗糙,难友们却把它像宝一样地藏在了一块地板下,直到解放后取出。多年后,这面红旗的原件早已遗失,现在展出的红旗是按照《红岩》小说中的描述复制的。或许这是国土地上唯一一面不像五星红旗的“五星红旗”。

  除了这面五星红旗,关在渣滓洞和白公馆里的者还准备了好些,希望出狱后,还能为建设新中国出把子力。然而此时,濒临的敌人狗急跳墙,正要实施最后的疯狂。零星的已经开始。

  在黎明前最的时分,1949年11月27日,关押在白公馆的高级将领黄显声早起将桌上的台历又撕去一页。他没有想到,这本日历就此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天。

  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邮编:210092联系我们:025-96096(24小时)

相关推荐